[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弛刑出狱]

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弛刑出狱

  【新民晚报·新民网】据济南时报音讯,2020年11月18日上午,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弛刑出狱。他曾因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徒刑,后于2017年改判有期徒刑5年。

  2016年4月14日,苏银霞、于欢母子因无法归还高利贷,被11名催债者约束人身自由,并遭受谩骂、抽耳光、鞋子捂嘴等凌辱,索债者之一杜志浩当着于欢的面脱下裤子,用极点手法凌辱苏银霞。

  其时,于欢用水果刀捅伤4人,被刺中的杜志浩次日逝世。

  因触及“辱母”情节、是否归于防卫过当等要素,于欢案引爆了言论,遭到全社会广泛重视和评论。最高人民检察院曾派员赴山东阅卷检查,《人民日报》称:“于欢案无疑是一堂生动的法治课。”

  2017年2月17日,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定,以成心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顺便民事补偿。

  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均不服一审判定,别离提出上诉。

于欢案二审

  2017年5月27日,该案二审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揭露开庭。山东高院审理以为,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,但显着超越必要极限形成严重危害,故应确定归于防卫过当。

  2017年6月23日,山东高院作出终审判定,保持一审判定顺便民事部分;吊销一审判定刑事部分;判定于欢犯成心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  2019年12月、2020年6月,于欢的母亲、姐姐现已相继出狱。

  案情回忆

  于欢之母在山东省冠县运营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源大公司),于欢系该公司职工。

  2014年7月,于欢爸爸妈妈以高息向吴某、赵某告贷100万元。至2015年10月,于欢之母合计还款154万元。2015年11月1日,于欢爸爸妈妈以高息再次向吴某、赵某告贷35万元,其间25万元经过签定房子买卖合同,用于欢之父名下的一套住宅作为典当,两边约好如逾期还款,则将该住宅过户给赵某。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,于欢之母合计向赵某还款29.8万元。吴某、赵某以为该款归于归还第一笔告贷的利息,而于欢爸爸妈妈以为是用于归还第二笔告贷。吴某、赵某屡次敦促于欢爸爸妈妈持续还款或处理住宅过户手续,但于欢爸爸妈妈未再还款,亦未处理住宅过户。

  2016年4月1日,赵某与杜某等人将典当住宅的门锁替换并强行入住,并于4月13日将典当住宅内物品搬至源大公司门口。当晚,于欢之父与吴某达到口头协议,约好次日将住宅过户给赵某,尔后再付30万元,告贷本金及利息即悉数结清。

  4月14日,于欢爸爸妈妈未去处理住宅过户手续。当日下午,赵某纠合数名人员到源大公司索债,并与于欢之母产生争持。其间,赵某脱离。21时53分,杜某等人进入该公司接待室索债。杜某用污秽言语谩骂于欢之母、于欢及其家人,将烟头弹到于欢之母胸前衣服上,还暴露下体,凌辱于欢之母等人。后又脱下于欢的鞋让于欢之母闻。

  22时07分,公司职工刘某打电话报警。民警抵达后了解状况,并正告两边不能打架,然后带领辅警到院内寻觅报警人,并给值勤民警打电话通报警情。于欢和母亲欲随民警脱离接待室,遭到杜某等人阻挠。杜某等人卡于欢项部,将于欢推拉至接待室东南角。

  于欢持刃长15.3厘米的单刃尖刀,正告杜某等人不要接近。杜某出言寻衅并逼近于欢,于欢遂捅刺杜某腹部一刀,又捅刺围逼在其身边的程某胸部、严某腹部、郭某背部各一刀。

  22时26分,辅警闻声回来接待室。经辅警接连责令,于欢交出尖刀。杜某等四人受伤后,别离被送至医院救治。次日早,杜某经抢救无效,因失血性休克逝世。严某、郭某的损害均构成重伤二级,程某的损害构成轻伤二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